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最后一个起灵人

更新时间:2019-10-21 20:46:16

最后一个起灵人 连载中

最后一个起灵人

来源:万读小说 作者:三江水 分类:灵异 主角:赵三亩,黄娴

主人公叫赵三亩黄娴的小说是《最后一个起灵人》,它的作者是三江水所编写的灵异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我说话的声音太大了,黄娴听见后,连忙跑过来。张翠芳则急忙说道:“但是不管怎样,求你不要让小娴知道真相。”黄娴已经跑到我旁边,问道:“小师傅,怎么了?是不是我妈说什么了?你刚才说凶手?你知道凶手是谁吗?”此时张翠芳又.........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说话的声音太大了,黄娴听见后,连忙跑过来。 张翠芳则急忙说道:“但是不管怎样,求你不要让小娴知道真相。” 黄娴已经跑到我旁边,问道:“小师傅,怎么了?是不是我妈说什么了?你刚才说凶手?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此时张翠芳又跪下了,她并没有显形,只是一团灰白色的气体。黄娴并没有发现,也不知道那就是张翠芳。 我叹了口气,说道:“你妈始终不肯说凶手是谁,算了吧,既然她自己都不追究,我们也不好一直去问。” “可是!可是他杀了我妈,还要害我,为什么我妈不说出他是谁?”黄娴摇着头,“妈,你告诉我好不好,我想不通!想不通你到现在为什么还要护着他!” “小娴。”张翠芳突然开口了,黄娴激动的转着圈,张翠芳的声音太空洞,黄娴无法判断张翠芳在哪个方向。 黄娴哽咽着喊道:“妈,妈,你在哪?” “当年的事,是妈有错在先,所以你不要追究了。”张翠芳说着轻轻抱住了黄娴,黄娴虽然还看不见张翠芳抱着她,但是却似乎能感觉到那股拥抱,闭着眼睛,享受从未有过的母亲的拥抱。 好一会后,张翠芳才慢慢的松开黄娴,往山林深处飘走了。而黄娴,也同意不再追究杀她妈的凶手了。 第二天,我给张翠芳重新找了个块阴宅之前,我随便找了个借口,让黄娴带我去找她父亲。她父亲跟现在的老婆还有两个孩子,对于我们的到来也并不是很欢迎。我跟他找了个安静地方单独聊了几句,告诉他张翠芳让我转告他,黄娴是他的亲生女儿。 然后悄悄取走了他几根头发而已。 我悄悄把黄娴父亲的头发缠在张翠芳的骸骨上,然后将张翠芳的骸骨和死婴一同下葬,让死婴能感受到一点母爱。 做完黄娴这一单后,尽管很疲惫,但是王叔那边也很着急,于是又马不停蹄的坐长途班车去王叔那。 王叔家在隔壁市的一个豪华小区里,他的养父跟他生活在一起。我向王叔咨询了一些细节,包括他是在哪里被捡到的,身上有什么胎记等等。 王叔的养父王大爷告诉我,他捡到王叔的时候是冬天,当时他是去别的镇上做工,晚上回家经过一座山脚下时碰到王叔,王叔那会只有六七岁,躺在地上,身上穿的也很破。王大爷怕他会冻死,就带回家了,等王叔醒了后,才发现他是孤儿,于是便收养了。 而王叔对被收养前的记忆也很模糊,好像一直是在路边乞讨,捡垃圾吃。并不知道自己是被丢掉的,还是被人贩子拐卖后跑出来的。但是在梦里面,他父母的口音是连城一带的。 我按照赵爷教的,剪了王叔一束头发还有指甲后,再坐车到连城。再爬到连城最高的山的山顶上。 发由血生,骨由气聚,指甲也算是骨。父子血缘,骨肉相连,我们起灵人自有一套寻找先人遗骨的方法。 等到晚上十一点,阴阳轮换之时,拿出起灵人专用的鲁班灯,赵爷教过我用法,还千万叮嘱我千万别把灯弄破了。鲁班灯并不是鲁班发明的,而是起灵人先祖发明的,只是取了这么一个名字而已。 鲁班灯的表面很普通,跟一般的煤油灯一样,不过煤油灯的玻璃罩是开口,而鲁班灯的玻璃罩是闭口的,盖上玻璃罩后,灯焰一点风都没有,并且上面还有刻度表。 我将王叔的几片指甲磨成粉混在鲁班灯里面,点上灯,只见玻璃罩内,完全隔风的鲁班灯的灯焰不是直上的,而是歪向北方,但角度不是很大,火尖只在玻璃罩刻度横的9上面。说明王叔父亲的遗骨在北方,并且离这有九十多公里! 我并没有马上把玻璃罩拿开,而是等到里面的空气耗尽,鲁班灯自己灭了后,再取下玻璃罩,此时玻璃罩内面蒙上了一层黑色的烟渍,我用棉花沾着深井水轻轻擦了一下,烟渍被擦掉了一部分,留下的烟渍呈现出一条条横纹,并且横纹的前后很锐利。 这表面他父亲是被利器杀死的。 我收拾好东西后,下山找了间旅馆睡了一觉,第二天在地图画了一下,得到王叔父亲遗骨的大概位置后,便坐班车过去。 但班车并没有直达的,因为地图上那里是一片荒山。 我下车后,又坐山轮车到地图标注点最近的镇上,找了间旅馆休息,晚上再去找王叔父亲的遗骨。之所以晚上去,并不是因为晚上比较酷,仅仅是因为找遗骨的本质是寻阴气,而白天阳气太重,干扰太多,不方便找而已。 我睡到傍晚,已经睡饱了,再吃了点东西,吃饱喝足后,便给了宾馆老板两千块钱押金,借了他的旧摩托去标注点。 我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骑到一座山的山脚下,然后徒步上山顶,此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因为这里离王叔父亲的遗骨并不是很远,所以不用等到阴阳之气轮换再点鲁班灯,可以直接点。 根据鲁班灯的指示,遗骨就在我西南方向两公里到三公里的范围内,距离太近了,鲁班灯的误差也大,无法指出遗骨的具体位置。 此时摩托已经无法骑过去了,并且路也不是很远,于是我便徒步过去。 尽管直线距离只有两公里,但是山上根本没有路,爬上爬下的,爬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接下来就没有什么技巧可用了,只能打着电筒找尸体了。 这是一个山谷,风还挺大的,风吹在山谷里,那声音就像张翠芳的哭声一样。并且我发现,这片山谷里长了很多高高细细的树,树上还有很多刺。我不认识这是什么树,但是根据气息相近的原理,可以判断这片山谷的煞气很重。而我进山谷后,身上也一直说不出的难受。 我在山谷里找了一个多小时,没有发现露在地面上的遗骨,但也没有见到有虫鸟,连青蛙都没有发现一只。 “难道被泥土掩盖了?”想到这,我有些痛苦的抓着头,因为又要多费些周折了。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惊悚恐怖
  3. 恐怖灵异
  4. 都市异能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