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异能> 透视法则

更新时间:2019-10-19 10:47:28

透视法则 已完结

透视法则

来源:万读小说 作者:土豆爱番茄 分类:异能 主角:马烈,杭雪

主角马烈杭雪小说叫透视法则作者土豆爱番茄,讲述了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我是马烈。龙马的马,烈火的烈。我喜欢讲道理。如果有一天这个世界开始变得不讲道理了,那么就让这个世界来听我马烈讲我马烈的道理!的精彩故事。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次日早上,封勇开着那辆劳斯莱斯送马烈回学校。路上,封勇请示,问马烈要不要顺便跑一趟送他的那间铺子。马烈想了想,觉得答应得太急未免显得吃相难看,于是一口拒绝了。在学校门口下车,进门时发现门卫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异样,马烈正想问是不是自己脸上长字了,门卫就先开口了:“你是马烈吧?打电话回家没有啊?赶紧打电话回家啊!”马烈微微一怔,点了点头,没走多远,一个扫地大妈放下扫把,用同样异样的眼神盯着马烈看,说:“你叫马烈吧?赶紧打个电话回家啊!”马烈一头雾水,心里既是纳闷又是忐忑不安,快步冲回宿舍,翻出充电器给早就断了电的手机插上。开了机,短信哗啦啦一下子涌进来十七八条。有老妈发的,也有妹妹沐青儿发的,还有杭雪真的,内容都是一个:开机回电话。马烈连忙打电话回家,问道:““妈,什么事儿啊?”听见电话那头儿长吁了一口气:“昨晚上你有个女同学打电话到家里来,问你回家没,还说你有可能被人绑架了,我都担了一晚上的心。”马烈哭笑不得,说:“怎么可能?咱家穷得底儿掉,哪有绑匪眼瞎成这个样子的?”“你爸也这么说,还说你性子野,随便跑哪儿过一夜很平常,可妈还是担心啊,你妹妹也担了一晚上的心。以后你去哪儿一定记得发个短信说一声。”马烈只好说:“好,好,知道了,知道了。对了,妈,打电话的那个女同学是不是姓杭?”电话那头老妈的声音立刻欢快起来:“对啊,她是你女朋友吧?嘿,她对你可真是关心呐,看见你被人带走,就到处打电话找你……”马烈无奈了,说:“不是了,她就是我的一个普通同学。”“连妈也瞒啊?你都这么大了,谈对象那是应该,我还巴不得呢。还别说,你这女朋友是哪个家的闺女,说话既懂礼貌能耐又大,对你又非常关心,都让市电视台登寻人启事找你了。”马烈一听就蒙了:“什么?妈,电视台登了寻人启事找我?”“对啊,说是要让市电视台登寻人启事找你,我还以为她说着玩儿,哪想电视台昨晚上还真登了。孩子,话说回来,你女朋友好是好,不过这种有钱人的闺女,恐怕不好高攀啊……”马烈满脸黑线,老妈余下的絮叨就没往耳朵里听。挂了电话,先给沐青儿回了个短信简单说了句,然后黑着脸拨打杭雪真的电话。电话刚通,马烈满肚子的恼火喷发出来:“你干嘛跟我家里人瞎说我被人绑架?知不知道把他们吓坏了?”杭雪真的语气认真而平静:“我看见你被人拉进车里的,当然以为有可能是绑架啊。就让人查到你家里的电话,打过去问问。”马烈无奈了,说:“那也得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啊,你看到了是什么车的,劳斯莱斯好吗?哪有绑匪开这种车的?”“那又怎么了?为什么绑匪就不可以开这个车?”马烈彻底败退了,他算是明白了,对方对于什么是高档车根本没概念,因为她从来就没坐过低档车,正如同她对于自己问的“高档菜”也没有概念。“我确实没有社会经验,但是也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笨。那辆车我让徐叔查过车牌号,是假的,这当然就有问题。我急着找你并不是有多关心你,因为你是在我眼前失踪的,我觉得我对你负有责任。另外,我的亲哥哥在很小的时候被一辆车绑走失踪了,所以我才会紧张。你为了这个冲着我发脾气,这样真的合适吗?再见。”杭雪真说完就挂了,她说话的声音不大,听着好像并没有很愤怒的样子。马烈却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再打过去,已经是关机了。放下手机正在发愣,李亚明拎着书包兴冲冲地跑过来,满脸喜色地嚷道:“烈哥,你可回了,等你分钱呢,总共五万一,哈哈!我没吹牛逼吧?”马烈眉开眼笑,拍了他一把:“你小子还真能倒腾!”李亚明从书包里倒出捆扎好的三捆钱,先把最大的一捆放在一边,“这是退掉包厢票的三万本金,还给杭雪真。”接着又给了马烈较小的一捆钞票,自己留下最小的一捆,笑嘻嘻地说道:“余下的二万一是利润,按咱们原先说好的,你七我三。”“不是这么分的。”马烈从自己的那捆钞票里分出一半稍多,跟那三万块归成一堆,说道:“你三,我三,杭雪真四。咱俩儿是空手套白狼,在拿她的退票钱冒险,赚到的利润她该拿大头儿,这才是做生意的道理。”李亚明一怔,皱眉说:“烈哥,不用了吧,你这不是犯傻么?能享受限量包厢票的主儿,会瞧得上这点儿钱?本钱还她就够意思了。”“不!”马烈摇头,认真说道:“做人要讲道理,是她的钱就该给她。她瞧不瞧得上是她的事,我给不给是我的事。”李亚明无奈说:“烈哥,我真是服了你了。”……第二天是周一,学校开始上课。趁着课间,马烈找杭雪真,当面道歉说:“对不起,我错了。”杭雪真稍作沉默,说道:“我接受。”马烈又问:“你小时候哥哥失踪的事,是真的?”杭雪真黯然点头。有谁敢绑架她家的人?马烈满腹疑惑,想了想,还是觉得暂时不问为好。拎出一小扎钞票递了过去:“这是退票的钱,三万八。”杭雪真瞥了一眼钞票,想了想说:“这些钱够你派多少天的单?”马烈算了算,说道:“一年吧。”杭雪真说:“那你自己留着吧,这些钱就当是我雇了你一年,以后你别去派单了,好好上课。”马烈笑了笑说:“放心,我以后不用再去派单了。我拿你的钱做了笔生意,小赚了一笔,该我拿的那份我已经拿了,给你的是你该拿的。”杭雪真摇头说:“我没地方放,也用不上。还是你自己留着吧,你想拿着做生意,那就接着做,别耽误学习就好。”马烈想了想,说:“行,先讲清楚。我就拿你这笔钱做本钱,以后鸡孵蛋,蛋生鸡,不管赚了多少,我都把四成利润算你的,算是咱们合伙。你哪天需要,随时可以来拿。”杭雪真想了想,说:“行。”……身上揣着四万多块巨款,马烈心里有点儿不踏实,并非害怕,而是那种不肯安份的不踏实。他打算折腾点什么,想用这个鸡蛋孵出一个大母鸡来。可具体要说干点啥,一时间到也想不出。下午闲得无聊,跟室友在宿舍里支着桌子打小牌斗地主,五块的底,炸弹翻倍。马烈兜里有钱底气足,不管牌好牌差,把把都抢地主,只可惜牌运牌技都不怎样,不大会儿功夫一连输了两三百块。这点儿钱马烈现在自然输得起,但是心里却有点儿小郁闷。他的用意不在于打牌,而在于透视。马烈按照紫元神功上描述的透视术调运真元集中念力,每次都能感觉到两股热力涌向眼部,却又好像受到了阻碍,总是感觉差了那么一点儿。瞪着对家手里的纸牌瞪得眼睛发花,还是没能看透。又输了好一会儿,马烈索性一把甩下扑克,到走廊上给姜申拨了个电话,把自己能够突破远视和夜视能力,但是无法达成透视看透纸牌的事情说了。姜申听完,在电话那头笑了:“你不妨赌得大点儿,玩玩儿心跳,人是不逼不行啊。”马烈愣了愣,一拍脑袋暗骂自己笨,这么简单的道理怎么就想不通呢?考场上着了急后突然就抄到了卷子,不就是这么回事么?挂了电话,马烈从牌桌上叫下李亚明,让他带着自己去地下赌场开开眼界。这家伙读书不怎么样,混社会却很有一套儿,对东海市地面儿上的灰色行当知道不少。李亚明起初并不情愿,遭马烈强逼不过,只得苦着脸说:“烈哥,能不能先讲好,你要玩儿也别玩儿太大,得给咱们留点饭钱。”马烈笑着说:“我是去玩心跳的,赌得太小还心跳个屁啊?”李亚明眼前发黑,苦着脸说:“有道理。”出了学校,两人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下城区,找到了一个不起眼儿的名为“成功茶楼”的地方。

猜你喜欢

  1. 灵异言情
  2. 都市异能
  3.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