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深夜无眠

更新时间:2019-10-21 21:10:35

深夜无眠 已完结

深夜无眠

来源:万读小说 作者:尸身人面 分类:灵异 主角:张小宝,小月

热门小说《深夜无眠》主角张小宝,小月,是尸身人面最新完结的灵异小说,张小宝,小月小说讲述了我叫张小宝,是一个普通人,我现在要分享的是:人睡不着的故事!首先我要声明,我现在要和你们说的不是失眠症,因为即便是失眠症也有身体的极限,哪怕睡一个小时,也是睡。其二,我去过医院了,他们查不出来我得了什么病,说什么任何病症在高科技面前无所遁形,狗屁,在摸不着看不到的病的面前,所有的检查仪器都是渣渣。没有病还睡不着,那种感觉很崩溃。在浑浑噩噩中期盼着,有那么一瞬间,感觉到了睡意的来临,就像闷热的天气等一场淋漓畅快的雨,你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一天,肖哥被眼镜男带回了那一栋一直没有拆迁的旧楼。他进了屋,还浑身发抖,惊魂未定的。

眼镜男看着肖哥,温和的笑,还说:“酒喝多了伤身,看你哆嗦的,肯定是受了风,我给煮一杯红糖姜水吧!”

那个眼镜男进了厨房,肖哥就在坐在沙发上等着。不多时,屋里走出一个女人,看上去温婉慈祥。肖哥客客气气的说了一句:“嫂子,您好!”

“喝多了,哈哈。没事,喝完红糖姜水就好了。”这个女人这句话算是客气,然后她就对着厨房喊:“老周,咱闺女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天那么黑,你打电话问问啊!”

“行!”

女人听见眼镜男这么回答,就笑了一下,转身又回了屋,紧紧的关上门。肖哥,一个人在客厅坐着,这小楼外面虽然破,这屋里还挺温馨的,充满了生活气息。肖哥暗自感叹,今天晚上算是遇上一回传说中的好人。

突然,肖哥的口袋里传来一阵震动,接着铃声就想起来了。谁来电话了,不,肖哥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电话,不是这个铃声。

用最快的速度,肖哥把口袋里震动的手机拿出来,这明显是一个女孩子用的手机,手机套上还镶着水钻。

一下子,肖哥就回忆起来,刚才他和我把女孩抬到面包车里时候,顺手把手机放到了自己的裤袋里面。

这事,真是巧了,没有想到,这家人竟然是车祸女孩的家。与此同时,厨房里面的眼镜男已经朝着外面走了过来。肖哥心里一慌,甩手把手机扔在客厅的沙发上。眼镜男第一眼就看到了沙发上的手机。

“孩儿娘,闺女没有带手机。”

“哦,我记得她带了啊,我觉得不对劲,你能出去问问吗?”

眼镜男端着滚.烫的红糖姜水,递给肖哥。这才说:“附近连个路灯都没有,哪来的人?”眼镜男说完,看了一眼肖哥,若有所思,然后自己都笑了。

“大兄弟,你有没有看到一个二十几岁的闺女,穿白色衣服,扎马尾。”

肖哥一愣,不知道咋回答。最后还是坚定的摇摇头,然后把滚热的红糖姜水,一古脑的吞了下去,把碗放在茶几上,说了一声:“这么晚了,我就不打扰了。”说完,不等眼镜男回话,他转身就走。

他开门的时候,突然进了一股过堂风,把卧室的门给吹开了。肖哥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魂飞魄散,那女人的半边脸都是疙瘩疙瘩腐烂的肉,那时,女人正在不耐烦的驱赶着腐味儿吸引来的苍蝇。

肖哥匆忙的跑到家里之后,我就给他去电话了。我们在电话里说的内容,也不是我撞死了一条狗。而是我和他说,尸体已经藏到别人找不到的地方了。

即便如此,肖哥还是不放心,就找了陈八爷帮忙,还找熟人给车子的保险杠换了,该有的证据都处理了。肖哥认为,无论如何,这事不能让小楼里那对奇怪的夫妇知道。

肖哥把来龙去脉都告诉我了,看样子假不了。那栋小楼我也去过,我没看见活人,我看见的就是一具腐烂的尸体。

这个时候,我心里还有点感激肖哥。先把道德的事情,放到一边,我觉得肖哥一直在保护我,是帮我。本来是我喝多了撞了人,跟他没关系。现在好了,我把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他心惊胆战的替我扛着,真是个讲义气的好哥哥。

晚上,我回到出租房。还没进屋,就听见里面热闹闹的。我进屋一看,陈大叔和陈大婶在我屋子里和面呢,陈大叔还在用白面,捏了一个土狗。虽然是面捏的,但看上去特点鲜明,活灵活现。

“小伙子,我和我家男人都觉得你想不起啥来,你就别费劲的钻犄角旮旯了。这陈八子最擅长的就是下狗咒。你先把咒解了,该想的就都想明白了。”

我觉得自己把来龙去脉都搞清楚了,什么下狗咒。我才不信呢!我一甩手,和陈大婶说:“这玩意蒸着吃,还是炒着吃。”

“阁僚!”

陈大叔嘟囔了一句,看不上我呢。陈大婶儿倒是急着说:“小伙子,我们可是帮你,别好心当驴肝肺。”

说完了,老太太还递给我一把白皮刀子。我冷笑一声,接过白皮刀子,都没有问用法,一把插进面狗的肚皮,顺势一撩,就把它掀翻在地。

“你们帮我,我不稀罕。”

我以为俩人得骂我不识好歹,没想到两人节节后退,仓皇的收拾手里的东西。说好了夫妻一夜百日恩,我看他俩是争先恐后逃出我的屋子。

我还纳闷怎么回事?低头一看,那面狗肚皮上的伤口,滋滋的往外冒血。把一条面狗,都染红了。

这可把我吓坏了,一**坐在地上,没用的哭了:“完了,这次我完了,必死无疑!”

就在这当口,有人敲门。我哪有心思去开门,陈家两口子跑的时候,门虚掩着,敲门这位就推门进来了。

我看到来人,惊呆了,更加的瘫软,哭哭唧唧的说:“小月,你是来要*的命吧?”

结果小月噗嗤一声就笑了,她说她不是鬼,还把手递过来。温暖柔弱的手,我一碰,心里还真的镇定不少,这要是死人,手不可能是温的。

小月不是死人,那我撞死的是谁?妈呀,这什么情况啊?要*掺和进来,也得给我一个诸葛亮的脑子啊,让我这猪脑子想这种事,赶紧杀了我,让我早死早超生得了。脑袋爆炸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短篇
  2. 悬疑推理
  3. 恐怖灵异
  4. 精品长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