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军事> 云的抗日

更新时间:2019-06-25 10:51:05

云的抗日 已完结

云的抗日

来源:掌读520 作者:欧阳锋 分类:军事 主角:欧阳云,陈佳姚

《云的抗日》主角欧阳云,陈佳姚,是欧阳锋最新完结的军事小说,欧阳云,陈佳姚小说讲述了拥有千万平方公里余的土地、四万万的人口、几百万的军队,这样一个泱泱大国,苦战八年,军民死伤两千多万,最后却只换来一场不尴不尬的胜利:外蒙没了,合理的战争赔偿放弃了,民生更加凋零——中日之间的实力差距真有这么明显吗?或者,这就是中国作为战胜国唯一的结局吗?如果你我有幸经历这场战事,能不能让中国摆脱这尴尬的命运?把二战比作一场大戏的话,中国无疑算的上是主角,不过,就好像在好莱坞混的中国名角一样,不管他们付出了怎样的努力,片酬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日本人很嚣张啊!”楚天歌轻声说着,手里比划出一个举枪射击的姿势。

欧阳云站在他旁边,眼睛看着河北省政府门前黄轧轧的日本兵,耳朵里听着小鬼子整齐响亮的日语呼喊,心中想着,历史上抗战初期一个日本兵抵得上三个中国士兵,这差距究竟在哪里呢?武器?还是素质?也许两者兼而有之,那么,如果自己想整训一支部队出来,却从哪里入手呢?参军?还是创建游击队……

来到这个时代以后,第一次见识到了大规模的日本兵,这才发现,日本鬼子之所以敢放出“三个月灭亡中国”的狂言,并不是无的放矢。就这批武装抗议的日本兵来说,如果单单从军事角度来说,军容整齐、士气高昂、装备也算精良,算的上一支强军。

欧阳云有心考察冯远修,带着他从中日中学一路走到这里,路上所见,嚣张的日本人,奴颜婢膝的汉奸,敢怒不敢言的同胞,各色人等历历在目。他静静的观察着身边的少年,见其一直不动声色,只眼中偶尔流露出一些悲愤的神色,心中不由暗暗赞许——这个少年,城府极深,识得大义,好好培养一下,绝对堪得大用。

“远修,你舅舅真是汉奸吗?”

“是,”少年低下头,这是他的耻辱,虽然这耻辱是亲人强加到头上的。

欧阳云拍拍他的肩膀,说:“世事无常,并不尽如人意,抬起头来,这又不是你的错。”

“大哥!”少年抬头看他,眼中透着感动,这样的话,好朋友黄家华也说过,不同的是,现在说这话的和他才认识不久,还相当于陌生人,来自陌生人的信任,总是让人觉得特别温暖。

“什么事情都有两面,换一个角度,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你舅舅现在是你的耻辱,但是有一天,他也许会成为你功成名就的基石。”

少年是聪明人,联想到他们的身份,马上领悟到了什么,有些激动的压低声音问:“你的意思,是不是我能加入你们?”

欧阳云和楚天歌相对一笑,他问:“你知道我们是谁吗?就要加入,不怕我们是汉奸?”

冯远修板起小脸,正色说:“两位大哥,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叫什么名字,但我可以肯定,你们绝对不会是汉奸。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日租界里那起暗杀事件肯定是你们干的。”

“哦,凭什么呢?”楚天歌来了兴趣。

少年肯定的说:“凭你们刚才对程日和说的话,做的事。”

“呵呵,那个,好像只要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那么做的。”

“可是,他们没你们这样利索的身手,”少年看着楚天歌,继续说:“这位大哥,你刚才用的兵器应该是日本人的‘肋差’吧?”

楚天歌笑了:“呵呵,你看出来啦,我这把刀子可不是一般日本货……”

欧阳云见他有说漏嘴的趋势,瞪了他一眼说:“声音小点,怕人家不知道北平的事是我们做的?”

“啊!差点忘了,”楚天歌眼睛四下乱转,见周围并没人注意他们,这才放松下来。

“北平——”少年眼睛一亮,双手抓住欧阳云的右手,有些激动的问:“黑龙会在北平的据点是被你们扫掉的——哎呀,我真笨,你们正好两个人。呵呵,欧阳云、楚天歌,你们好大的胆子啊!”

楚天歌一听,立刻瞪大了眼睛:“恩!你认识我们?!”

欧阳云微微笑着,并不做声,他刚才那句话,正是有意要让冯远修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冯远修眼睛滴溜溜的转动起来,少年心性尽显:“你们谁更厉害?”

“臭小子,想挑拨离间?”

“当然大哥更厉害。”

“欧阳大哥更厉害?”少年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打着转。

欧阳云笑了,他越来越喜欢这个冯远修了,说:“我叫欧阳云,他喊我大哥。”

少年眼神更加明亮,看着他热切的说:“欧阳大哥,你收我做徒弟吧。”

他笑着没说话,楚天歌却急了,说:“大哥,收下他吧,这孩子不错。”

冯远修眼巴巴的看着他。

“行,不过我要声明,做我的徒弟很辛苦的。”

“我不怕吃苦。”

“我们可不是什么‘除奸特别组’的。”

“没关系,‘抗日双雄’嘛,只要杀鬼子、除汉奸就行。”

“什么‘抗日双雄’?”

“你们自己都不知道啊,现在外面都这样称呼你们呢。”

“啊!”欧阳云和楚天歌对望两眼,前者是哭笑不得,后者则有点小小的得意。欧阳云见冯远修一脸崇拜的看着自己,忙转移话题说:“杀鬼子、除汉奸是我们的本分,其实,我们也正想成立这么一个组织呢。远修,你们学校抱有你这种想法的同学多吗?”

“很多,师父,你是不是想把他们组织起来——可以交给我做。”

“慢慢来,先保护好自己,活着才有希望——远修,你对眼前的情景有什么想法?”

“为国家悲哀,堂堂一省政府,竟然被人家骑到脖子上拉屎;羡慕日本人,如果我们的军队也有这般强悍,还有哪个国家敢小瞧我们?!”

“我们的军队确实不如人家,不过不急,只要有仗打,只要官兵同心,有一天,我们的军队会比日本人更强。”

“师父,我也想咱国家有这么一天,怕就怕我们的政府和军队没这个志气。”

楚天歌点点头说:“远修说得不错,我看中国要达到这样的水平,很难。”

欧阳云见他们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很不以为然,心中想着,如果不是最高当局搞什么“攘外必先安内”,把红军赶去过草地、爬雪山,而是让他们开来这里,只要换上批装备,那绝对是天下一等一的强军——“话不能这么说,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可不是光靠军队就能够决定输赢的,军队对阵不过是表现的最终形式罢了。打到最后,比的还是国家的实力、人民的凝聚力。我们现在确实比日本穷,科技也落后许多,但是我们人多,而且,有众多像远修这样有志气的少年!我相信,等你们成长起来,最终胜利的肯定是我们。”

这话很鼓舞人心,特别像冯远修这种血热热的少年,他立刻激动地说:“师父,你说得太好了,我也相信,最终胜利的肯定是我们,日本鬼子一定会被赶出中国的。”

拍拍他的肩膀,欧阳云说:“只要拥有这种信心,那么,我相信一切困难都不会难倒我们的。天歌,拿出来。”

“什么?”

“水纹太安。”

楚天歌身上的肋差和欧阳云获得的那把太刀全都缴获自流川正树,太刀名为“流川太安”、肋差名“水纹太安”,皆能断金削铁,他爱之极深,此时听欧阳云的意思好像要拿它送给冯远修,哪里舍得,不由大叫起来:“你收徒弟,凭什么拿我的东西送人?”

“我徒弟不是你师侄吗?你和远修也算初次见面,做师叔的送个见面礼总是应该的吧?”

“这个——呜——”楚天歌想想是这么个理,苦着脸将“水纹太安”取了出来。

冯远修见他一脸不舍,忙说:“君子不夺人之美,谢谢师叔了。”坚决不肯收。

欧阳云想了想说:“也罢,这把刀有点名堂,天津人员太杂,你带在身上未必是好事,”在身上找了找,拿出支水性笔递给他说:“出来得匆忙,身上没什么好东西,这水性笔你拿着,做个纪念。”

冯远修接过来,把玩一番,见制作精美,以为宝贝,笑逐颜开道:“谢谢师父,你对我真是太好了。”

欧阳云汗一个,感觉自己像个骗子——一块五一支的水性笔而已,好像有亵渎纯洁师徒感情的意思。他倒是谦虚了,别看小小一支笔,放在现代不值一文,但在二三十年代,绝对当得“宝贝”一说,物以稀为贵也。“远修,放暑假有时间的话,去北平燕京大学找我,今天的事,对谁也别说,包括你那些好朋友。你还小,先读好书,将来才有能力做大事——拜拜了。”

“好的,我会好好读书的——师父,拜拜是什么意思?”

“就是再见,英语里的‘BAYBAY’。”

“呵呵,师父、师叔,拜拜。”

等冯远修走了,欧阳云对楚天歌说:“天歌,你信不信,最多两年,我们会拥有一支比他们更强的军队?”

楚天歌早觉得自己这个大哥志向不小,压低声音问:“大哥,难道你想做军阀?”

“不是军阀,我要为中国人民打造一支全世界上数的军队!”

“噗嗤!”楚天歌乐了,“你白日做梦呢?!难道就凭我们两个人?”

欧阳云看着他,也不恼,说:“等着瞧吧,走,找你叔叔去。”

51军乃由张少帅的东北军一部改编而成,下辖113师、114师、118师,由于军长于学忠同时担任着河北省政府主席兼天津市市长,所以将军部设在蔡家花园,而楚括机作为于学忠的副官,分到了一个单独的小院。

两个人赶到楚括机那里,楚副官正在书房里和两个好友喝着闷酒,他明显喝高了,所以一听说侄子来了,立刻让勤务兵小李领了进来,浑然忘记了这两个此刻还是通缉犯,蒋孝先正带着手下满北平城抓人呢。

楚括机眼带血丝,舌头也大了,右手捏着酒杯指着进来的年轻人对坐在上手的中年人说:“老陈,我侄子楚天歌,旁边是他朋友,小子,自己介绍一下,你的名字我忘了。”

中年人矮胖矮胖的,满面红光,小眼睛眯着在他们身上打个转,落到欧阳云脸上,笑着说:“不要介绍了,和天歌在一起的,肯定是欧阳云了,小伙子不错,够胆色!”听起来,和楚天歌竟然很熟似的。

欧阳云随楚天歌微笑着和三人打过招呼,得知胖子陈少华竟然是51军的军需处长,另外一个叫邱健的,是个上校团长,不由对这两人刮目相看。

楚括机招呼两人坐下,让小李添了两副碗筷,然后感慨说:“英雄出少年,说起来,我这侄子可比做叔叔的有出息多了。”

三个人刚才不知在谈什么,情绪都有点激愤,邱健将酒杯往桌子上一拍,咬牙说:“这队伍带得窝囊,小日本在眼皮底下撒野,我们却被限令出营,实在是——他娘的,倒不如天歌他们混得痛快。”显然,是对今天日本兵武装示威的事感到愤慨。

楚括机叹息一声,说:“军座也是没办法,你们知道的,何应钦一直想让他请长假呢——哎,你们不知道吧?宋将军今天被解职了。”

“哪个宋将军?29军的宋哲元?”

“29军是他一把拉扯起来的,老头子说解职就能解了?老张、老冯他们不干的吧?”

“不是解除军职,把他察哈尔省政府主席的职务给免了,说是督军不力,纵容下属,哎!”

“督军不力,笑话,真不力的话,察哈尔早成日本人的了。”

“小日本这一招玩得高啊,嘿嘿,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宋哲元前脚被解职,小日本后脚就会安排一大堆汉奸过去游说。”

楚括机摇了摇头,“吱”的一声喝了一口酒,说:“少华兄说得极对,老头子分明就是在把宋将军往日本人怀里推。”

邱健叹息一声说:“有个事你们听说没有,何应钦派人来天津了。”

“他派人来天津干什么?嫌这里还不够乱?”

“听说要和日本人谈判。”

“不是吧?难道还要搞个《塘沽协定》出来?!”

猜你喜欢

  1. 军事小说
  2. 励志小说
  3. 热血爽文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