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悬疑> 被诅咒的直播间

更新时间:2019-10-28 09:50:43

被诅咒的直播间 已完结

被诅咒的直播间

来源:万读小说 作者:鬼家公子 分类:悬疑 主角:谢福生,苏雨馨

新书《被诅咒的直播间》主角谢福生,苏雨馨,是鬼家公子最新完结的悬疑小说,谢福生,苏雨馨小说讲述了陌陌里的惊悚瘆人游戏直播,同学离奇死亡,人头落地脑浆爆射,学院前身幽怨乱葬岗,百鬼之恐怖诅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怎么会,是鹏哥吓唬我们的吗?”闪志明哆嗦说,身子也颤抖着。

我先笑了一下说怎么会,接着背对着他凝神皱眉。

那就是村民口里说的那种鬼屋发出的奇怪声音吗?

看来我们收集的东西没有错误,唯一就是人数的问题出现了区别,但是很快,人数的问题也得到了证实。

我看着完全熏黑的墙壁那几处空白的位置,没错,那些就是这个别墅的人数了。

和我之前的一样,每一个地方都有着和人形差不多的白色墙壁,明知道大火烧过来是会夺走生命的,还紧紧地靠着墙壁上,可是这个原因我早晚也会得出结论,就如同此刻一般,我已经开始计算上面的人数了。

右边墙壁有三个白色的大空位代表这里有三人。

左右两个身高大,中间的小,其中右边的人比较壮硕,因为留下来的白色位置也相对宽广一些,大概是男的,左边的毕竟瘦弱,应该是女的。

这三人应该是这个屋子的主人吧,那么小孩就是他们的孩子了。

在我左边的有两个大空位,看身高应该也是大人,不过比较矮,比较瘦弱,估计是两个老人吧。

除此之外,还有眼前接近阳台的四个大缺口的墙壁也是白的,证明那地方也同时站着四个人,可是当中除了一个小孩外,剩余还有三个空白的墙壁我就不清楚了。

那三个空位的模样应该和我还有闪志明的年纪差不多,也就是说他们应该是青年,好像我还看到他们牵着个小孩在玩耍的样子。

当然这个不是真的看到,只是我产生的一种感觉,就像我看到那三个青年里的一个女生,留着长头发,模样也不错的那样。

我自己也搞不清楚,这是为何。

幻觉?第六感?

“你说这些都是人?”闪志明拍了一下我的肩膀问我。

我之前跟他说这些是我的猜测,闪志明当时只是笑了下,现在这样说我再次点头肯定。

“你看那个人影像不像苏雨馨?”就在此时此刻,闪志明指着我认为是个女生的白色墙壁打开了嘴巴。

我皱眉看了过去,瞳孔顿时收缩,心跳加速,后背冰冷。

是苏雨馨!

那道白色墙壁露出来的女生身材和高度,还有肩膀位置稍微宽一点的迹象,也就是头发的形状刚好是苏雨馨的样子。

因此闪志明说的没错,那就是苏雨馨!

我再看,另一边牵着个小孩子在玩耍的身影一个是鹏哥,另外一个是李浩然……

我一早就已经看呆了,也不知道此刻自己的脸色如同白纸一般,现在我早就已经颤抖不已,心惊肉跳的,不知所措。

“那个是李浩然,那个又是鹏哥,还有那个小孩自然就是屋主的小孩子。”闪志明置若罔闻地笑着,然后又道:“谢福生,你的想象力太好了吧,明明就是烧成黑色的墙壁却非要说有人站在那里,那人不会是傻子吧,不会跑让那些火随便焚烧自己?”

听他那么说,显然刚刚他说的身影好像苏雨馨那些话是乱编造的。

只是他却不知道,那些东西都是属实的。

我做事一向非常谨慎,善于抓捕一些细节。尤其是对苏雨馨,她的一颦一笑我都能够观察到,也无比熟悉。

墙壁撒花姑娘的那些空白弄出来的身影魔星,绝对就是苏雨馨的。

也许,这就能够解释我脖子上那女人长发的原因了吧,并且我怀疑过苏雨馨头发的事情也得到证实了。

下一个死的人,应该就是苏雨馨。

其实当时,苏雨馨应该死了,当时她选择和我发生关系,并且暗示她的生命会结束。

只是最后事情出现了变化,她才侥幸逃过了。

此刻墙壁上还是存在苏雨馨的身影,是不是表示下一次,还是会轮到苏雨馨的,而且必然能让她死掉……

“谢福生,不要看了,我们还是走吧,这没有什么可以看的啦!”闪志明推搡着我要*离开,正好那呜呜怪声又响起,吓得他到处看了起来。

此刻我知道事情变得更加糟糕了,要是不能马上解决的话,不但是苏雨馨,在那熏黑的墙壁上也有可能还会有我们其他同学的身影出现,任何一个人都会有可能。

尽管弄不明白具体的缘由,但在福小龙没有回来前不能让事情继续这样糟糕下去。

“听到没有,那声音仿佛是一条狗在对着我们嘶哑咧嘴地发出声音警告。”闪志明道。

他不说我也没有仔细倾听那声音,可现在他说了,我马上也意识到那呜呜声果真如此的。

小时候我养过一条狗,当时它一旦发现有陌生人进入屋子的时候,急刽低着身子咧嘴对那些陌生人发生呜呜的警告声,告诉对方那地方是它看守的范围。

此刻的呜呜声也是在警告我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我可清楚记得当时村民们是这样说的,除了那家几口人之外,这里还养了一条狗,也是被火烧死的……

我猛然转身后退,闪志明也跟着我的样子,躲在我的身后缩着身子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心点。”我沉声说话。

闪志明立刻就问小心什么,声音忐忑,恐慌的很。

刚刚的声音就在我们的身后,隐藏在漆黑的楼道当中,我没有办法看清楚,但是我肯等那声音是从一团黑色的物体里头传过来的。

我们没有动,和那团黑色物体对峙

要离开这里,这是我此刻唯一的想法。要是不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情况我也不敢确定,但一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闪志明,昔日你砍过人吗?”眼看着那声音正在靠近我们,我忙着对背后的闪志明说道。

阴冷的气息更加浓烈了,我手指、脚趾都被冷得疼痛,和冬天的时候差不多。

更让我恐慌的是一股说不出的压迫感正在靠着我的这边合拢,让人呼吸都成问题。

该轮到闪志明发挥他的作用了。

一开始他不愿意配合我,说都什么时候了还问这个干嘛。

我问他你想活命吗。他说当然想,接着我就让他老实答复我。

“砍、砍过……”他还是被眼前的这种气氛弄得很害怕,声音也颤抖了起来。

这正中了我的下怀。

我冷笑道:“闪志明,你骗鬼吧,现在说话都已经哆嗦到这种程度了,你还居然说自己砍过人?”

“谁、谁可能会骗你,老子这很难得砍过人!”闪志明被人踩到尾巴一般,怒吼了出来。

语气比之前还利索,声音也增大了很多,但还是不够。

“我也砍过人呢,你信不?”我依旧冷笑,反问。

闪志明车模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想什么。

“谢福生,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想羞辱我?”闪志明低声问我。

“闪志明我特么就是看不起你怎么样啊,天天说自己多么牛逼,其实就是个吹牛大王而已,刚才你连楼都不敢上的事我回头跟班里说个清楚。

“你他吗谢福生,你娘的才是吹牛大王!”闪志明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把我整个人强制性地扭到他的面前,狰狞咬牙对着我就是怒吼。

还差一点点。

我依旧是冷笑,嗤之以鼻。

“闪志明,你能我怎么样的,砍我不成,我跟你说你在我眼里就不是个东西……”我话还没有说完,闪志明依旧双手一推撞到我%.口了,接着脚对着我踹了过来。

我早有防备,身子一闪险险躲开,随即后退一步冲他怒道:“你特么的想死吗?”

“你他娘的死定了!”闪志明咬牙切齿,说话的时候在周围寻找着什么,接着抄起半根烧焦的棍子对我砸了过来。

楼梯口的呜呜声早就没有了,在我们两个争吵的时候,而这个也是我要的效果,福小龙的话没有错,鬼神确实也不敢招惹恶人。

但闪志明不知道我的计划,此刻真拿着木棍一脸狰狞地冲我砸来。

我撒腿就跑,现在不逃还等什么是时候?

闪志明追了过来,一边咒骂我是在找死,速度也不慢,几次差点击中了我。

蹬蹬蹬……

快速下来的声音和闪志明说脏话的声音成了盖过了其他一切的声音,直到我们冲出了破别墅,跑到百米远我认为安全后才转身做出投降的姿:“快停止!”

闪志明说了句他妈的,手起棍落一棍子砸在我的头上,还好这个家伙是因为奔跑状态下扔的,所以精度不准也不高,带着呼呼声的棍子从我右手边划了过去。

即使这样我还是被吓得出了身汗,闪志明这混蛋还真是想杀我。

“闪志明你他妈疯了吗?”我吼道。

闪志明撇嘴冷笑起来:“你不是说老子胆小没有砍过人吗?现在我就来砍你了,去死吧!”说完抡起棍子又想开始砸我。

“李浩然?”没有办法,我只能冲着他的背后喊了一句。

现在的闪志明和疯子差不多,要他冷静下来根本不行,所以我只能这样。

果然,抡起棍子的闪志明停了下来,惊恐地回头去看。

“不是李浩然,但是我们顺利从鬼屋里头逃出来了。”我接着道。

闪志明看着我,眨眨眼睛,一会后放下了棍子:“原来你刚才……”

我点头道:“不这样我们恐怖不能活着走出鬼屋了。”

闪志明丢掉棍子,低头来跟我说对不起。

我苦笑了一下,他是个炸药,是我自己点燃的,所以果真是被他砸死了,我也是活该如此了。

看了眼被黑色完全笼罩的鬼屋,我们没有打算再回去了,一切等明天再说吧。

就这样,我们各自各自的回家休息。

第二天我们死人再聚合在一切的一刻,依旧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唏嘘不止,尤其是闪志明似乎有许多事情都亏欠我一般,对我非常尊敬了起来。

“不是吧!难道是真的?”说到鬼屋三楼是这家人死亡的地点,苏雨馨和杜玉婷都惊呼出声。

在这之前我和闪志明依旧商量过,没有把多余的事情告诉她们,包括苏雨馨也在那墙壁上。

“真的,等下我和闪志明还要进去看看。”我看了一下闪志明,他也冲我点头,表示同意了。

“那我们呢?”我摇头说没有她们的事情。

“谢福生,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的。”苏雨馨检查刚才的话语。

“真不用,这是男人们才应该干的事情,你们等消息就好了。”我也坚持我的讲法。

不能让苏雨馨知道自己已经在死亡名册上,不然她一定会恐慌得承受不住的。

幸亏,苏雨馨她不是爱墨迹的人,点头说好就拉着杜玉婷离开了。

我和闪志明再次向破别墅走去,路途中闪志明跟我说了件事,说陈德昨晚把班里大部分人都请到他家里了。

“为什么?”我好奇问。

“不知道,或许是为了保住性命。”闪志明说到这句话的一刻笑了。

**有钱,这年头还有什么东西钱不能解决的。

请同学们吃吃喝喝收拢一下忍心什么的,万一下次提出的要求是让陈德和其他人发生关系,那么他肯定会容易过闪志明的。

“听说他当时炫耀他父亲给他汇了许多钱,然后就全部充值到直播间里了。”闪志明接着说了下去,说完有嘟囔了一句,骂这个陈德是个傻逼。

我皱眉了,不觉得闪志明说得对。

充钱到直播间,莫非是陈德准备作弊?

每次活动充值高的人就会光荣地上“死亡名册。”所以,如果陈德被“点名”,那么他就可以通过继续打赏充值的方式,让别人取代他第一的位置,送别人去死了。

钱是万能的,陈德有钱,只是他的钱,是万恶的,是要把班里人推向死亡。

我内心愤怒,想不到死胖子**心肠竟然如此歹毒啊,极度的阴险。

就在此刻,苏雨馨给我来电话了,我以为是她刚刚没有把话说完,接着来电话的,接通后却听到苏雨馨焦急地道:“谢福生,快打开手机,直播开始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短篇
  2. 悬疑推理
  3. 恐怖灵异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