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灵异> 灵魂朝奉师

更新时间:2019-05-20 22:12:49

灵魂朝奉师 连载中

灵魂朝奉师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病名为爱 分类:灵异 主角:陈少言,周小白

《灵魂朝奉师》作者是病名为爱,主角陈少言,周小白小说,灵魂朝奉师章节精彩阅读:这是一家只在午夜十二点后开门的“契约书店”。听闻,这里做着不为人知的交易。而陈少言,就是这家书店的老板。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朝阳酒吧。

白日不同晚上那样疯狂,这里的白天还算安静,至少没有闪瞎眼的灯光晃动,也没有震耳欲聋的音乐。

陈少言坐在吧台旁,摇晃了一下手中的杯子,凝望着杯子里的红色,一饮而尽。

“还要吗?”调酒师问。

陈少言将杯子递给他,点头。

“好。”调酒师热情应了一声,放下手中的东西,拿过陈少言的杯子。

“契约书店的老板!”

听到有人呼喊自己,陈少言侧身向后看去,却是目光一顿。

一枚白色的药片沉入杯中,调酒师趁着陈少言转头的时候,将他的酒与药彻底融为一体,然后端了上去。

“原来你白天在这里啊。”

迎面走来一个穿着低%裙的女人,一头长发衬托着她鹅蛋般的脸蛋,脚下的高跟鞋跟地面发出一声声撞击。

她身子妖娆走了过来,抬手就要放在陈少言的肩膀,倚靠过去,结果还没付诸行动,陈少言一个眼神就阻止了她的动作。

气氛有些尴尬,那女人没有接触到陈少言,只好识趣的在陈少言旁边的高脚凳上坐了下来,**交叉,遮住最关键的部位,短2裙下的大.长.腿暴露无疑。

酒吧里一些男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陈少言却不为所动,他在那女人坐在自己旁边的时候说了一句,“结账。”

调酒师面上闪过一丝惊讶,跟女人对视了一眼,目光瞬间错开,然后女人凑过来,将自己的事业线更加深暴露在陈少言面前,“怎么,我刚来你就要走?”

“昨天污蔑我你,被带上警车后逃走,这才过了多,你今天就可以光明正大来酒吧,你是不会当没人管得了你?”

“啧啧。”那女人口中连连发出惊叹声,同时用审视的目光来回扫陈少言的身体,“你度量这么小?”

陈少言冷冷看了她一眼,伸手拿过自己的酒,刚刚抬起来要喝,忽然又放了下去,“你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要得到你。”她眨眨眼回答。

陈少言没有说话,但目光又冷了几分。

她却在此时凑过来,好像在跟陈少言讲悄悄话一样亲密,声音**低沉,“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人,喜欢你高冷、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样子。要知道,别的男人见了我,那可是两眼放光呢……”

“你不就吃别的男人那一套?”陈少言语气讥讽,同时扫了一眼她的着装。

那意思,很明显。

女人听到这话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口,把衣服往上拉了拉,又将下装往下拉了拉,但是效果甚微,没什么用。

“那不一样,我今天是想穿给你看的,以后,也只穿给你看,怎么样?”

陈少言懒得理她,直接对收钱的服务员道,“两杯血月,多少钱?”

“一共是一百四十块。”

陈少言拍拍身上的口袋,忽然发现一个尴尬的事实,那就是自己根本没带钱。

平日里在三界阁,东西是应有尽有,只要他想要什么,下一刻那东西就会出现在桌子上,可是已经不知道多久没花过钱的陈少言这一次却是悲催了。

反复确认了几下,的确没带钱。

“呵呵……”那女人掩嘴轻笑,然后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三百块钱,直接放到吧台上,“给我也来一杯血月。”

说完,她转而对陈少言说,“不用翻了,没带钱直说,我替你付就是。”

陈少言面不改色,但是心里却十分的无奈,他是真的没钱,连储物空间也没现金,好像这么久以来,自己就没用过钱,这让陈少言多少有点尴尬,不过这并没有什么。

“作为替我付钱的交换,你可以对我任意提一个要求,我能接受的前提。”陈少言冷着脸说。

陈少言的样子,就像是别人没有帮自己,而是自己反过来帮了别人一样。

但其实他知道这个女人有所求,只不过他不知道对方想要什么东西,因为不知道她的命运,也不知道她的过去将来。

既然事情已经阴差阳错变成这样,陈少言干脆就坦然接受,看她有什么阴谋。

“陪我喝一杯酒就行。”

陈少言挑眉,“就这?”

“不然呢?”她朝陈少言眨眨眼。

陈少言看了她一眼,没有回应她。

将自己原本点好的一杯血月拿了起来,盯着里面鲜艳似血的液体,陈少言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又将杯子放了下来。

女人眼睛余光扫过陈少言的动作,见他放下酒杯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两人都沉默下来,显得太尴尬,她顿了顿,又道,“我今天想跟你道个歉,昨天的事,对不起。”

“嗯。”陈少言应了一声。

见陈少言没有想要问什么的意思,她微微皱眉,心底觉得她还真是第一次见像陈少言这种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好奇心的人。

昨天自己躺在外面,他居然看了一眼就去报了警,也没有过去看看,十分的冷静淡定,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人该有的反应。

想到这,她不得不再次出口引话题,“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要那样?”

“想说就说吧。你解释,我听。”

女人神色未变,继续道,“你应该看到了昨天外面的那个男的吧?”

“哪个?”陈少言反问。

“就是跟警察一起出现的人。”她盯着陈少言的表情,眼睛一眨不眨。

陈少言仿佛回忆了一下,然后点点头,目光看向她,然后道,“哦,昨天好像是有这么一个人,在那几个警察后面出现的。”

女人面上顿时浮现一丝激动的模样,仿佛找到了话题可以延伸下去的点一样,“昨天我就是为了躲那个人,我觉得藏你的书店里可能给你添麻烦,就想到了污蔑你,跟你纠缠的办法,让警察出面把我带走。”

说到这,那女人又试探性地问道,“后来那几个警察来了没?”

陈少言点头,“来了啊。”

女人听闻心中一惊,有种不好的预感,“那后来他们有说什么吗?”

“有。”

“说了什么?”女人颇为紧张地盯着陈少言,心跳都不由得加快了。

如果陈少言知道自己逃走了,或者看了监控录像,那该怎么办?

那样上面的解释,就漏洞百出了。

陈少言看了她一眼,她紧张的神色立马收敛掉,这时的调酒师又端来一杯血月,陈少言伸手拿过的同时,又说了一句,“我喜欢喝刚刚调好的酒,跟你换一下。”

女人听闻心不在焉点点头,调酒师面色却是有了变化,他刚刚想要轻咳一声,提醒女人,陈少言却又开口了,“其实也没什么,昨天警察又来到我的书店,什么也没来得及说,就被一通电话给喊走了。”

“哦……这样。”女人心中松了一口气,依旧有些魂不守舍,陈少言端起血月,对她道,“来吧,陪你喝一杯。”

女人下意识拿过那杯被下了药的酒,然后跟陈少言的杯子碰了一下。

“咚!”


猜你喜欢

  1. 悬疑推理
  2. 恐怖灵异
  3. 热血爽文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