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悬疑> 不死方

更新时间:2019-10-21 18:12:23

不死方 已完结

不死方

来源:万读小说 作者:方术 分类:悬疑 主角:唐珏,徐微微

主角是唐珏徐微微的悬疑小说不死方最新章节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毛小山叹了口气,“在这种怪物攻击下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能活着就有希望,我通过伤口感染的情况来判断,应该属于尸毒,只要用雄黄酒拌湿生糯米敷于患处,就可以拔毒,可要痊愈还需要服用丹砂水……...。由解忧小说网为大家带来。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事发在公共场所,目击者众多,造成的负面社会影响自然是不用说了。

市领导震怒,第一时间成立重案专组,势必要将犯罪恶徒缉捕归案,给伤亡者家属,给社会一个交代。

通过警方取证的监控画面,我看到了那个凶手,他头发很长已经垂到*前,将整个脸遮住,白色的衬衣被黄绿的液体打湿,尤为怪异的是他的指甲,乌黑发亮,而且很长,像极了利爪。

他出现在视频中的时间是晚上九点三十七分,走路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会倒下的样子,怪异的行为,奇特的装扮人见了都避的很开。

这时候一名商场的安保人员上去尝试和他说话,可那人没有任何反应,正当那名安保人员想要拍他肩膀,那人突地将其扑倒在地,对其脖子便是一阵乱啃。锐利的牙齿轻易地要开皮下血管,人体和外界的气压使然,鲜血涌泉般地喷洒出来,受害者不断抽+搐着,他依旧沉浸在血腥之中,仿佛饥饿难耐的野兽正在品尝一道饕餮大餐。

场面很乱,不断有人尖叫和奔跑,期间也有几个人上前来拖拽,甚至有人用灭火器不断砸他,可那人仿佛雷打不动,疯狂依旧,抱着保安不断啃咬,直到再也涌不出鲜血,他终于抬头,手臂猛地向后一挥。

其中一人的痛苦地抱着脖子,身子跌倒着向后倒去,可是头却到了手上,鲜血如瀑当即洒下,即便隔着屏幕,我依旧能感受到那种恐惧和血腥。

他动作奇快,像极了进入羊群的恶狼,短短两分钟内就已经有五人死亡,受伤的人更是不断哀嚎着,有的人整块皮肉被扯下,还有的人直接断掉了胳膊,最后他身子一僵,仿佛得到什么指令,从十二楼的窗户跳了下去,消失在视频当中……

“这东西最后居然通过跳窗的方式消失了,没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但目前问题还是那些伤患,他们情况很不乐观。”赵队眼眶通红,双拳紧攒着,指关节捏的发白,明显是强压着心中的怒意

毛小山叹了口气,“在这种怪物攻击下活下来已经是万幸了,能活着就有希望,我通过伤口感染的情况来判断,应该属于尸毒,只要用雄黄酒拌湿生糯米敷于患处,就可以拔毒,可要痊愈还需要服用丹砂水……

听到‘尸毒’两个字赵队眼皮明显一跳,他很认真地说,不可能吧,尸毒那玩意不是在积年累月的老坟里才有的么,**是什么玩意,难道是僵尸?

人最恐惧的是什么,无非是未知的东西,变成了现实。

“是什么,没有正面接触,我还真拿捏不准,不过眼下还是按照我说的,准备那些东西吧。”毛小山摇头叹气,“对了,尸体不要留着,即刻烧了去。嗨,什么僵尸啊,尸毒这玩意邪性,不烧烂了会传染的。”毛小山有些无奈的解释,听到有人说僵尸,不免有些气,也懒得去解释了。

这些操作很简单,吩咐两遍就能独立完成,只有这朱砂短时间真不好找,最后还是毛小山最后从挎包里掏出一点,肉疼地说这可是朱砂古镇铜仁的,珍贵的很,用的时候小心点,千万别撒了,白白浪费。

安排下去自有人照办,我也免于动手,却莫名地在想,没有见到那拔毒的过程,会不会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滋滋冒烟。

当然别人是无法知晓我心中的想法,因还有更头疼的事等他们着去处理,譬如那个行凶者跑了,目前还没有任何线索。

不过好在有毛小山在,事情就变得简单起来,他略微沉吟向赵队问道,“在死者还有伤患的体内有没有发现断甲,或者现场有没有收集到毛发。”

我不晓得那体制里的有关人员具体名称是什么,不过毛小山以此自居,居然得到了赵队的信任,想必是真的存在的。

所以当毛小山这样问的时候,赵队没有丝毫怀疑,就问底下的人,得知指甲倒是没有,不过在现场倒是收集到一些毛发,或许其中有来自犯罪嫌疑的。

由于这些都是重要的证物,都归由市局刑侦保管,我们想要拿出来并加以利用是很难的,而且毛小山这个冒牌货也不敢明目张胆地去要。

于是他想出个折中的办法,问赵队要来几张照片,仔细地观察起来。

我本想他会利用毛发使用术法追踪,可他却一本正经地看起照片来,难道你还能通过照片,隔空取物啊。

事实证明,毛小山他做不到。

不过他还是指着一张照片说,“其他的不用看了,这缕头发最可疑,你们看。”说着他将照片放在桌上,我定睛一看果然发现了不同,照片里那缕头发的颜色很古怪,不是黑也不是白,而是是灰白相间,很有规律。

“头发干枯如草,完全没有正常人的那种光泽,如果仔细看,可以发现这颜色是规律的呈节状……”

“呈节状?”赵队和我面面相觑,正常人的头发怎么会这样奇特。

毛小山说对,就像是竹节,还有他异常的指甲,这种情况绝不可能发生在正常人身上,唯一的解释就是,死后重新长出来的。

这可不是什么耸人听闻,人在死前如果体内的钙质充盈,在奇特的情况下,头发和指甲还会继续生长,直到尸体腐烂,实在没有什么养分继续维持生长。

“一个死了的人重新出现在电影院,并在杀完人后消失,这听上去极其匪夷所思,让人无法理解,但如果将其余六个人的死贯穿起来,或许就变得明朗起来了,这里面涉及到诡异奇术,还有诸多原理,我就不逐一解释了。”毛小山略微停顿,抬眼看向众人,“我可以通过这些这些节状的数量,来推出他死亡时间,等到市局化验鉴定结果出来,再通过六月二十二日这个出生日期,缩小范围,一定可以查出死者的身份。”

没有人问这里面有什么关系,即便是赵队,他似乎完全认可了毛小山的说法,如果真如毛小山所说,通过这个方式就一定可以查出那个人的身份。

距离真像越来越近,我有些兴奋,但同时又有些不安,单从视屏来看,那东西似乎很不好对付。通过毛小山还有高楠的话语里,我能猜出,那东西实际并不是正主。

“太阴练形,死者苏生。”这简单的八个字就像烙印,在我脑海里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

接下来就是等待市局的检验结果,至于毛小山,他倒是没有太大的压力,只不过短短半小时推算出那人死亡的年龄——五年。

消息是毛小山通过电话告诉赵队的,这家伙在得知我有单人住宿的条件下,竟然以保护我为由,死赖着跟我回到住所,此正惬意地仰在客厅的沙发上,喝着冰镇饮料,对着某个相亲节目的13号女嘉宾肆意评价。

不过赵队得到这消息显得十分兴奋,说是逆推五年前的死亡和失踪人口名单,或许可以查出点什么,即便通宵加点也要理出点头绪来。

我因为无聊,所以又摆出热切的学习姿态,扯出关于复活死者的话题。

哪知毛小山听了,却大摇其头说,这些都属于歪门邪道不是道家正统,其手法大多都是残忍至极,邪恶无比,即便是他也只是略有耳闻,说不出个个子午卯酉。

我见毛小山啥也不知道,就断了询问的心思,没想到这家伙又动了拉我下水的念头,说想知道这些,只要拜了门派,必然有传功长老倾囊相授,还说依照我的根骨,苦心修炼,要不了几年就能成为极为耀眼的存在,同时许下无数空头支票,说届时可以给个长老当云云。

毛小山说的极其夸张,明眼人听了就晓得这里吹水的成分居多。我不禁想到他所谓的老华山派,估计已经是日落西河,门派衰败极不景气,所以急需招揽大量人员,以次充好,撑撑场子,脸面上过去而已。

至于他的那些许诺,不就是传销组织惯用的伎俩么,一旦着了道,到时候可就水深火热,由不得己了。好歹是门派长啊,你丫当是大白菜,说送就送,对此我皆付之一笑说,消受不起。

毛小山听了气的哇哇大叫,说我是鼠目寸光,%无大志,活该在红尘俗世里挣扎受苦,我没有反驳他,只是翻着白眼表示你不也是这个糗样。

不过毛小山却不以为然,他说自己是入世修行,和我本质上是不一样的,然后又扯出一大堆道理,甚至是道家典藏,反正我听的迷迷糊糊啥也不懂,白费了他一番口舌,不过这些玩意作为睡前故事还蛮不错,至少这一夜我睡的很沉,且相安无事。

第二天中午赵队打来电话,告诉我那缕头发的检验结果出来了,头发的年龄是三十六岁,他们还在头发里发现大量的氢化钙成分,这应该是破案的关键。

我转告毛小山,他却满脸的不以为然,像是早就知道了一般,懒洋洋地说,如果这样推算,那人的死亡年龄应该是三十岁左右。

五年前失踪,当时年纪为三十岁左右,生日是六月二十二日。

符合这样条件的人并不多,很快赵队就锁定了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叫周益鸣,七年前大学毕业,孤身一人来到江陵市,两年后人间蒸发。

通过刑侦技术,已经对比了周益鸣父母的DNA,吻合度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九,完全符合亲子关系,也就是说那天监控里出现的行凶伤人的怪物,就是消失了五年的周益鸣!

接着赵队语气凝重地,又告诉一个让我震悚不已的信息,那个周益鸣,他竟然还是我们公司以前的员工!

猜你喜欢

  1. 现代短篇
  2. 悬疑推理
  3. 惊悚恐怖
  4. 恐怖灵异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