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小说库> 短篇> 异世嫡公主

更新时间:2020-08-21 19:53:28

异世嫡公主 已完结

异世嫡公主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叶叶 分类:短篇 主角:冉文武,钟惠韵

《异世嫡公主》作者是叶叶,男女主角是冉文武,钟惠韵的小说,异世嫡公主章节精彩阅读:大街上,昏黄的灯光忽明忽暗。钟惠韵刷着手机,脚下一空,莫名的穿越了。某个不知名的国度,宽敞的官道上面,两列军队,手持七尺长枪,身着银色铠甲行走在道路的两侧。中间是一辆华贵的马车,雕金镶玉,一看就不是凡品。钟惠韵脑子有些短路,自己不是掉进下水道里面了么,怎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跑到了马车之中?莫名其妙嘛。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冉文武坐营帐中眉头紧蹙,徐斌拿着一掌地形图放在案牍上慢慢的展开。此时,距离上次突围已经过去了一个晚上,冉文武也不知道自己的军队跑到了哪里。在茫茫大草原上,就算平常天气都很难分辨方向,更何况在大雪纷飞的天气,到处都是一个样,根本就不知道到了哪里。换句话说,冉文武的军队可能迷路了。

“将军,这是哈尔山,雁城就在哈尔山的东南方向。所以,我们现在的文字应该是在这里。”徐斌摊开地图,指着上面的哈尔山说道。

“弥河?”冉文武迟疑了一下,继续道:“没想到一个晚上的功夫,我们竟然跑到这里来了。传令下去,休整一晚,明天我们就朝着普鲁鲁河方向行进,直奔信都疏月的老巢!”

冉文武看了一会地图,直接做出了这样的决定。没耽搁一下,钟惠韵的危险就多一分。冉文武相信,自己和钟惠韵的事情信都疏月恐怕早就调查的一清二楚了,谁知道再拖下去,或者是吧信都疏月逼急了,信都疏月会不会那钟惠韵出来做文章。如果真有那么一天,自己是要保全军队还是爱人?这真是一个头痛的问题,冉文武想了一下之后便抛开了。

“将军,这样做会不会太冒进了。”徐斌也知道这是釜底抽薪之计,但是孤军深入上千里的距离,到时候后兵马疲惫,还不是羊入虎口。按照徐斌的想法,那是稳扎稳打,慢慢逼近。反正这次出来的都是骑兵,信都疏月的优势不大。而自己这边大魏国做支撑,就哪怕是耗也能够把信都疏月给耗死了。只是冉文武已经做决定了,徐斌便不再多言。

“冒进?不错,的确很冒进,而且也有违我一贯的作风。”

徐斌疑惑的看着冉文武,没想到这位说一不二的将军也会承认自己的错误。不过,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粗斌知道冉文武必定还有后文。

“不过,你忘记了我们这次带来的是骑兵而不是步兵。骑兵的优势就是快速前进,突然袭击。如果我们按照步兵的方式行军,恐怕等我们到达普鲁鲁河的时候,信都疏月都过完年又搬家了。这一次群我就给信都疏月来一个惊喜,让他知道可不会只有他信都疏月会用骑兵。”冉文武把案牍上的地图一卷,信誓旦旦的说道。

“传令下去,让将士们好好休息,明天三更早饭,五更拔营出发。”冉文武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在心中暗道,信都疏月,我来了。

……

信都疏月追击了一段时间之后便放弃了,同是起兵,就算追上去了所起的作用也不大。而且,从冉文武的逃跑方向,信都疏月呀大概判断出了冉文武的意图。后方是将士们的定心丸,不能丢。所以,放弃追击之后,信都疏月便立刻快马回防,此时已经差不多要回到普鲁鲁河的信都部落了。

“冉文武,本王子就在这里等你到来,一决雌雄。你,可不要让本王子失望啊。”信都疏月朝后面望了一眼便勒马向前了。

“王子,我们怎么就往回走了?”切尔单快马上前,看着信都疏月一脸的疑惑。这次出征,切尔单都还没有杀个过瘾,现在就班师回去,心中不免有些不甘。

“哈哈,切尔单,本王知道你还没有杀够。但是你放心,不出三日,冉文武就到普鲁鲁河了,到时候十万兵马你可不要嫌手软。”信都疏月笑道,这个切尔单是和玛尔干一样的勇士,没什么谋略,但是上阵杀敌却是一把好手。信都疏月本身就很有才华了,身边缺乏的就是像切尔单和玛尔干这样的猛将。

“嘿嘿,只要能够杀敌,别说十万,一百万都不够,嘿嘿……”切尔单摸着脑袋,傻笑傻笑的到一边去了。

为了以防万一,在回去之前,信都疏月就派了大概三百人的队伍先行一步了,目的就是为提前把信都部落的女人和孩子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另一个就是钟惠韵了,这个女人虽然很不听话,但是信都疏月却是越来越喜欢,可不能让冉文武给弄走了。而且,信都疏月还想用冉文武来证明自己的实力呢。

三百人,六百匹马,日夜不停的奔跑,恐怕现在已经差不多快到了吧。另一边,冉文武行军的时候也收到了一封密信,上面说线头队伍已经到了普鲁鲁河了,信都疏月的族人还没有转移。而且,公主也在其中。

密信是飞鸽传书送来的,冉文武看完之后便撕碎了,抽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回了两个字“动手”。

“管统领,我们什么时候动手?”之前,钟惠韵看雪景的那个小土堆上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埋伏好了一大队人马,估计也有六七百之多。一个个身上都被积雪覆盖住了,从远处根本看不出来。

这位管统领,名叫管鲍,是冉文武的亲卫。这些人也都是冉文武的手下,是冉文武绝对信得过的人。这次的目的,除了冉文武之外,也只有这六百人知道。

“再等等,等天黑一点再动手,这样可以降低一些伤亡。”管鲍言道。这些人可都是自己的好兄弟,损失一个人都是极其心痛的。所以,如果能够降低伤亡的话,管鲍还是不想太过冒险,尽管里面都是一些老弱病残和一些妇女。但是耐不住人家人多,就算是萝卜白菜,到时候也砍的手软了。对于这些异族人,管鲍可没有什么怜悯之心。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况且,这些年来,异族人在雁城等边境烧杀抢掠,也没见异族人放过大魏国的那些手无寸铁的穷苦百姓。

“公主,这都好几天了,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帐篷里面,悦儿双手托着下巴,有气无力的说道。自从信都疏月率军出征后,钟惠韵和悦儿就被囚禁起来了,每日的活动范围只有帐篷附近的三五百米,而且那个玛尔干还得在旁边跟着。就算上个厕所,也有马尔妹在外边候着。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可能是还没有开战吧,又或者是信都疏月打败仗了,不好意思把消息传回来呢,呵呵……”钟惠韵心中也很担心,但是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至少说明冉文武现在还是安全的,两人的军队就算是打起来也是不分胜负的那种。不然,以信都疏月的性子,早就派人回来向自己炫耀了。

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想起了一阵战马奔腾的声音,整个营地开始慌乱起来。火光冲天?

“这时怎么回事?”钟惠韵立刻起身,想要出去看个明白,不过却被玛尔干拦了下来。

下一刻,马尔妹就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道:“大哥不好了,敌人杀过来了。”

“你在这里保护王后,我出去看看。”玛尔干抽出随身携带的弯刀,翻身上马,跑了出去。一出来,玛尔干就发现外边到处都是起兵和战马,这些人不断的在屠杀自己的土人,连一些妇孺都不放过。看到这里,玛尔干看不下去

“拦住他!放箭!”管鲍见玛尔干这么勇猛,知道近身干不过对方,只能选择远攻了。随让你有些胜之不武,但是战场上成王败寇,可没有卑鄙这一说法。没有人会不爱惜的自己的性命。所以,只要能够克敌制胜,那是无所不用其极。

铛铛铛……

十几支箭矢朝着玛尔干射过来,玛尔干用弯刀挡了几下之后便贴在了马背上。玛尔干知道不可力敌,便调转马头,朝着信都疏月的营帐去了。王后可还在营帐中,玛尔干的任务不是杀敌,而是保护王后的安全。所以,杀了几人之后,玛尔干也清醒过来了。知道这些人是杀不完的,只有先把王后转移了。

“快,追上去!”管鲍跟随冉文武多年,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这里大多数都是老弱妇孺,突然冒出来一个厉害的角色,管鲍就知道对方不是常人,或许就是信都疏月留下来保护某个重要人物的,比如说王后。

行踪暴露,玛尔干也顾不了那么多,一刀砍倒了一个半路冲出来的偷袭者之后便快马回去了。

“王后,不好了,快跟我走!”玛尔干翻身下马,立刻冲了进来,二话不说,拖着钟惠韵就往外跑。

“你干什么?我不走!”钟惠韵一头雾水,到现在还搞不清楚外边到底是怎么回事。

“外边全是流匪,再不走就来不及了!”这个玛尔干也也还有些脑子,知道撒谎骗人。

钟惠韵一听说是流匪,心中也慌乱了。这流匪可没有什么品德好讲的,烧杀抢掠,无所不为,是草原上的一大害。而且,这些人奉行的宗旨就是抢到的就是自己的,不管男人女人还是金银珠宝。钟惠韵可不想被人抢回去做土匪夫人,所以也不收拾东西,跟着玛尔干跑了出来。

悦儿和马尔妹紧随其后,一人一匹马,东西都还来不及收拾,带了几块饼干就上马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钟惠韵就算不刻意去学马术,但是钟惠韵的马术也有所长进。虽然还不能像马尔妹那样骑马射箭,但是至少能够保证自己不会被战马给颠簸下来了。三个人,三匹马,朝着另一个方向快速逃去。信都疏月是信都部落权力的象征,钟惠韵身为王后,就是信都部落的精神象征了,丢了谁也不能够把王后给丢下。

“快追,别让他们跑了!”玛尔干藏着的时候还不好找,现在主动跑出来了,还不是立马被发现?

“不要放箭!”管鲍一刀挑开了一个士兵手上的弓箭,单身吼道。这次的主要任务就是营救公主,要是被箭矢伤到了,那么就不好回去交代了。

“不行,王后太慢了。”这还没有跑出去几步,钟惠韵和越就已经落后一大截了。

“妹子,你去带公主,我去带那个丫鬟,决不能让他们把王后给抢走了!”玛尔干身子一顿,下一刻就跃到了悦儿的那匹马上。悦儿惊叫了一声之后,想要挣脱,不过那里挣得开玛尔干那大腿粗壮的手臂?试了几次之后,悦儿便认命了。

马尔妹跳到了钟惠韵的马背上,两兄妹驾着马,速度立刻提升了一大截。两个人,四匹马,轮流着骑。玛尔干和马尔妹都是造势草原民族,在高速行进中换马已经轻车熟路了,但是钟惠韵和悦儿不熟悉啊,被人在马背上抛来抛去的,吓得心惊胆战。

不过,跑了十几里之后,钟惠韵也看清了后面的追兵根本就不是玛尔干口中所说的什么流匪,而是大魏国的军队,那身衣服钟惠韵太熟悉了。所以在一次换马的时候,钟惠韵身子动了一下,便从马背上滚了下去。马尔妹想要伸手去拉,但是拉赫速度太快,连自己也跌落下去了。

“妹妹!”玛尔干喊了一声,立刻回马杀了过来,想要阻止追兵,让马尔妹和钟惠韵有上马的时间。但是从那么快的马背上摔下来,钟惠韵的脚被扭到了,马尔妹虽然有些功夫,但也还是被摔得七晕八素,好久才清醒过来。这个时候,管鲍的起兵已经追上来吧几人给围住了。

“放下武器,否则乱箭射死!”管鲍高声说道,这个时候可不是相认的时候,要是对方已公主为人质相要挟可就不好办了。

“哼!”玛尔干并没有放下手中的弯刀,反而是和马尔妹一起,把钟惠韵和悦儿护在了背后。

“玛尔干,把刀放下吧,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了。我是他们的公主,他们不会伤害我的。”钟惠韵上前一步说道。

“不行,只要有我玛尔干在,任何人休想伤害到王后!”玛尔干是个认死理的人,信都疏月让他保护好王后,除非玛尔干死了,否则谁也别想接近王后。

“马尔妹,全权你大哥,否则他们真的会杀了你们的。”只要见玛尔干油盐不进,只好把目光投向了马尔妹。

“王后,我……”马尔妹看了看钟惠韵,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大哥,开始左右为难起来了。

“放下手中,我以王后的名义命令你们!”这两兄妹是个好人,特别是马尔妹,对自己和悦儿一直照顾有加。钟惠韵是在不忍心看着他们两兄妹被乱箭穿胸,横死当场。

“快放下,难道连我的命令都不听了吗!”钟惠韵喝道。

玛尔干内心不断的挣扎着,最后还是慢慢的松开了手指,弯刀噗的一声掉进了雪地上。马尔妹见此也放下了手中的弯刀。管鲍见此,大手一挥,立刻走上来两个人,掏出绳索将两人绑了起来。

“我们走!”

玛尔干兄妹两人被横放在马背上,一路奔波,五脏六腑都快要呕出来了。

“公主,我们来迟了!”回到营地之后,管鲍立刻跪了下来。

“是文武让你们来的?”钟惠韵猜到。

“没错,冉将军让我们前来找公主,若是有可能的九华就把公主救出去。属下也没有想到,这次的人物会这么顺利。”管鲍说道。这次的突袭,除了被玛尔干杀掉的那几人之外,几乎就没有什么损伤。当然了。如果对付几个老弱妇孺还有损伤的话,那么这些人就真的可以去死了。

“那,文武现在到哪里了?”钟惠韵心中挂念这冉文武,不禁有些急切起来了。钟惠韵没想到,冉文武竟然真的可以派人深入到这里找自己。

“将军到哪里我们也不知道,想必过不了多久就会杀到这里吧。”管鲍也不知道冉文武的行军速度到底怎么样,之后有没有再遇上信都疏月的人。

“管统领,不好了!”一个斥候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什么事这么慌张,没见到公主也在这里么?”管鲍喝道。

“管统领,这次真的有情况。前方五里开外的地方发现了一队人马,大概有三百多人,看他们的服饰,好像是信都部落的人。”那斥候也顾不得那么多,立刻把刚刚收集到的情报说了出来。

“真的只有三百人?”管鲍疑惑道。如果只有这点人的话,自己这边有六百多人,倒是可以考虑把这股敌人吃掉。

“没错,绝对不会超过四百。而且,他们每个人都有两匹战马,若是能够弄过开我们的实力又会增加不少。”

“嗯,我也正有此打算。”

“公主,属下想去会一会那帮人,所以还请公主回避一下,以免兵荒马乱的伤到了公主。”管鲍说道。这真要打起仗来到时候可就顾不上公主了,要是因此而受到伤害的话,那么自己就犯大错了。

“好吧,你们也小心点。”钟惠韵知道这位管统领在担心什么,也不多言,听从他的安排,和悦儿躲到后方去了。


猜你喜欢

  1. 现代短篇
  2. 穿越王妃
  3. 穿越女强
  4. 娱乐圈宠文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